新闻中心NEWS CENTER
五黄六月送清凉,做好防暑平安度夏
【2017/7/29 】
    为应对持续的高温天气,做好高温期间劳动保护与防暑降温工作,确保一线员工平安度夏。自进入7月份以来,公司每天组织人力物力为奋斗在生产一线的员工送去冰镇盐汽水、清凉绿豆汤、冷饮和各类防暑药品,同时根据实际需要,调整上下班时间来避开高温时段。
    闰六月加三伏天使得高温天气来势汹汹且时间持久,给企业的安全生产带来挑战,送清凉活动把防暑降温工作落实到了每位职工,切实保障了职工的安全健康。
    

  • 主页
  • 化肥烘干
  • 保鲜膜
  • 无铅锡条
  • 主页 > 保鲜膜 >

    自主创新的路就在脚

      发布时间:2018-03-25 10:15

      尽管看上去只是小小薄薄的一片,但一个核岛每百万级系统中要用到3000多处这样的垫片,才能在核电站运行系统温度与压力交变的情况下,保障系统管道的零泄漏。

      就在这一天,中国原子能公司公布了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在方家山、福清核电站RCC-M1、2、3级管道法兰用密封垫片招标项目中以高出第二名20分的优势中标。在与外资品牌密封巨头激烈的同台竞争中,“宁波天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站核级石墨密封垫片”高分胜出,成为国内企业第一家。

      “宁波天生”董事长励行根在20多年的实践中形成了独特的自主创新观。经过持之以恒的创新实践,企业才拥有了打破国外技术封锁,改变我国核级密封垫片进口历史的能力。

      励行根认为,企业自主创新需要一流的实验室为工具,但实验室的建立并不是花巨资从国外引进那么简单,那样的话,核心设备和技术还是掌握在别人手中。只有根据行业发展趋势,自主研发能占领行业制高点的实验室设备仪器和技术,才能在自主创新中真正拥有发言权,不被国外牵着鼻子走。

      今年7月,大亚湾核电站。“中广核”正在进行核级密封垫片和填料的对比试验。一方产品来自国外著名厂商,另一方就是“宁波天生”。先进行的是国外产品的测验,随着产品在仪器设备上的上下运动,仪器显示数据的变化呈下降趋势;再进行“宁波天生”产品测试,一直没有半点变动。测试人员反复试验几次后自言自语地说:“不可能啊,难道比国外的性能还要好,可能是仪器坏了。”于是又换了一个新的仪器设备进行测试,结果仍是一样。这时,现场响起一阵掌声。当人们向在场的励行根祝贺时,他平静地说:“我心中有底,我们的实验室是一流的,产品是一流的,结果肯定会是这样的。”

      当初,“宁波天生”没有自己的实验室,对研发出来的产品没有底。有一次,为了一个产品的测试,先后数十次跑到合肥国家密封件测试中心,一次测试要半个多月,不合格还要重新再来。一个产品,历时两三年,还只能用于核岛外围设备。

      于是,他们决定建立自己的实验室,产学研结合自行研发。他们拿出1000多万元与华东理工大学开展了长达数年的攻关,终于建立了企业自己的、在核级密封垫片领域唯一的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各式仪器设备“都是一流的,可以测出各种参数。国外有的我们有,国外没有的,我们这里也有”,比如“高温应力松弛测试数据”等,国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设备仪器如数家珍的励行根充满自信。

      核级密封垫片实验室的建立和完善,为“宁波天生”自主创新插上了翅膀。凭借实验室的优势,“宁波天生”不断获得科研成果,并协同中国密封标准委员会着手修订及制订了密封材料规范和新型材料测试标准。目前企业正在牵头起草核级密封垫片国家标准。

      励行根说,创新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新的产品要有新的测试技术和设备,因此,实验室也要不断创新。如果引进国外实验室设备和技术,实际上就停留在国外当时的水平上,那就只能跟在人家后面,永远不能超越对手;企业自行研发实验室技术和设备,就能及时有效地抢占科技发展的制高点。

      励行根认为,自主创新对企业来说,要以质的变化为追求。制造企业要实现转型升级,只有改变传统的生产方法,来一次技术上的,才能真正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如果只是在工艺上进行小改小动,那永远也实现不了真正意义上的产业腾飞。因此要不断创造新的制造方法,从技术革新到技术,发展龙头企业作用,引领行业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密封垫片采用的传统制造方法为缠绕法,密封垫片由金属带、石墨带一相缠绕而成,使用时不能构成全密封,采用这种方法难以达到核级密封垫片的标准。因此,“宁波天生”开始了制造方法的改革。2004年他们创造“密封垫片及其制造方法”,并成功申请发明专利;采用这种模具挤压成型的制造方法,能提供一种完全整体密封的产品,做到零泄漏。2006年1月,他们又创造了“波形复合密封垫片及其制造方法”,同样成功申请发明专利;这种新方法有效解决了复合密封垫片在温度、压力发生波动的工况条件下密封性能差、高度低、回弹性低、使用寿命短等问题。目前,这两种制造方法已在行业中得到应用。励行根说:“正是因为有了一流的实验室,我们才可能在制造方法上进行新的。”

      从研发核级密封垫片到最终在核电站应用,他们历时10年。期间突破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先后试验了1万多只垫片,充分掌握了该产品的密封原理和技术特点,形成了具有独特结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石墨密封垫片。去年10月,由中国机械联合会组织的专家鉴定委员会认为:产品主要指标超过国外同类产品。

      今年6月,一家法国企业派专家到中核二院进行专题讲座,内容包括他们以为中国从来没有涉及过的核级密封垫片的7项技术。法国专家讲完后,中核二院的专家对他们说:“你们讲的这些技术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早已在做了。”以前,中方与国外企业进行价格谈判时,降5%都很难。这次中国原子能公司开标,外国知名企业的报价竟比以前给中方的报价降了70%以上。

      励行根认为,自主创新要创一流。什么是一流?不是国内外现有产品的一流,而是科学预见和想象中的一流。因此,企业自主创新是一个着远未来的动态的科学发展指标。

      “宁波天生”厂区竖着一块醒目的质量目标牌子:“不断创新,研发制造世界一流的核级密封件”。励行根说,企业自主创新的第一步是实现国产化。从科学发展指标的角度看创新,国产化就不是替代进口那么简单,而是引领国内外产业的发展。这样,我们的自主创新不致于老是跟在别人后面,而可以看到前方的海阔天空。

      相对于石化装备用的密封垫片来说,核级密封垫片要求更高。国外对此一直垄断经营。因此,“宁波天生”的核级密封垫片研制成功,国外企业都慌了。励行根说,我们的产品从原材料到产品设计、研发制造等全部由企业自主完成,且已民用于秦山一期、二期及三期核电站的大修工程。从秦山一期、二期全部采用国外密封垫片到秦山二期扩建工程100%用我们的垫片,秦山三期95%以上换成我们的垫片,国内产品正在一步步替代国外产品。

      为了实现国产化,“宁波天生”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始终坚持密封领域的研发、应用和产业化,为中国抢占世界密封技术制高点作出了突出贡献。尽管“宁波天生”的产品在核安全一级设备中成功中标,但是,核级密封垫片国产化推进任重而道远。

      在我国密封垫片各项指标、性能都达到核电站要求的情况下,也很难进入核电领域,实现国产化。当初,秦山核电站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给了国产化一个机会。今天,需要更多敢于吃螃蟹的有识之士。励行根说,国产化不只是设备制造商一方的事情。他希望有关部门在实现国产化的机制上加强指导,鼓励国产化;也希望设计院、用户能给国产设备更多的机会。